新闻中心
您当前位置:
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企业文化
我爱古诗词
来源:梁元冬
发布时间:2021-02-09
浏览量:722

天对地,雨对风。大陆对长空,山花对海树.....每当读起这些精美的文字,不得不惊叹古人文学造诣,这些文字就像跳动的精灵,撩拨着人们的心弦。 



诗词作为中华民族千百年文化里最耀眼的一部分传承,它们记录了多少岁月的变迁,璀璨了多少盛世的繁华,得意了多少春风拂面,幽怨了多少深闺寂寞。优美的诗词里蹉跎了时不利兮的落魄,慷慨了长风破浪的激昂,澎湃了将士的壮志豪情,书写了英魂的忠肝义胆!



古诗词,承载着华夏民族辉煌的历史,是先人给予我们一份最宝贵的精神财富。诗词像茶,入口艰涩,回味绵长,在平平仄仄中婉转悠扬,在抑扬顿挫里低回不尽,在虫鱼鸟兽中描摹自然,在小桥流水中展现乾坤,在历经千年后,向我们娓娓道来人生的真谛,让人忘忧,使人开颜,激励我们走向生活,面对挑战。它就像是个时光机,能载你到千年文明的某个角落里小憩。



那一刻,是谁要为远方的亲人把皎洁的月光多停留一会儿,熄了火苗攒动的灯芯儿,独自在洒满月色的楼阁上来回踱步,举一杯相思酒,滴两行思乡泪,远方的人啊,此时此刻的他寄月光于你,希望今夜与他思念之人随风入梦,道一句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。



那一日,是谁的马蹄儿碎了漫天的花瓣儿,看花人难掩金榜题名的狂喜,策马扬鞭在长安城喧哗的古道上,之前落榜的烦恼,生活的不安,思想的困顿,如今扬眉吐气再也不值一提!长安城的春花纵然千娇百媚,也不及他此时心中说不尽的畅快淋漓,正是那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。



那一月,是谁骑着毛驴儿苦苦斟酌诗两句,毫无察觉自己闯进了宰相韩文公的仪仗之中,究竟该推开月下的大门,还是该敲醒夜色的沉寂,两个素未谋面的文人,在那一刻抛开了身份和地位,怀着同样对文字的执着与择词的严谨,“推敲”出那“鸟宿池边树,僧敲月下门”。



那一年,是谁站在城楼上,眺望远征的军队,目送英勇的将士们奔赴沙场,那漫天的飞沙能够吞掉老人风烛残年躯体,但动摇不了他希望看到国家收复破碎山河的赤诚之心,便叹息了那一句“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”



时日流转,光阴单薄,年月日时都在肩头剥落。诗词中的故事,还在口耳相传的感动着一代又一代人,而故事中的人却永远沉寂在了这无边的黄沙之中。当那脍炙人口的韵律一次次的在耳边响起,我们该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感到自豪,该为那些为我们留下伟大诗篇的诗人们道一声感谢,该对那些沁人心脾,发人深思,洗涤灵魂的中华古诗词说一句“我爱你!”。(韩城水务公司)

  编辑:杨美凤  责任编辑:王智星  审核:汤少林